*
選單圖片
相關會議資訊

都市計畫公共設施用地專案通盤檢討第六場次專家圓桌會議

  

107612日第六場次專家學者圓桌會議中,提出四大議題:1.快速老化下的公共設施與福利設施需求;2.迎接高齡社會的住宅環境轉型—高齡社會住宅的需求;3.高齡社會下在地老化概念與公共設施的結合;4.高齡社會下的在地避難需求等議題,與會者建議如下:

 

1.這些釋出的公共設施轉用上,應該要考慮到各種公共設施的需求量大小,才能評估究竟我們的都市計畫部門應協助規劃或是提供多少用地。過去都市計畫的規劃,雖有以學齡兒童人數來進行學校需求等相關的推估,但在社會福利方面的需求之推估則較為缺乏,雖然從社會部門的角度或許可以了解這個部分的需求量,惟多數社會背景的人員並沒有空間概念,因此,建議是否可透過與衛福部的合作,共同討論出一個空間評估指標,以讓社福用地的需求亦能有一個明確的標準規範。

 

2.有關社會福利或社會住宅用地的討論,關鍵主要是用地的取得,而這可以從兩個角度來看,其中一種是用地已經取得,只是根據需求去做調整,無論是以變更或多目標方式都可進行,後續再進行的可能是法規面的檢討或社區溝通的工作;另一個角度則是針對未徵收的公共設施,是現在比較大的問題,如果我們認為現在這個未徵收的公共設施,其過去的設定用途不合適,現在要轉成某種福利設施使用,事實上這樣的方式沒有解決根本問題,因當初可能是財源問無法徵收,未來是否就會有可徵收的財源?還是要討論取得的財源問題或是否有更好的開發取得手段。

 

3.在銀髮住宅的部分,應該了解的是我們做這件事是要照顧誰?如果是到老了都沒有住宅的人,基本上多數屬於較為弱勢的人,也是本來就應該照顧的對象,而目前政府的系統大概是靠社會住宅的方式去解決與協助。但另一個問題是一如果對象是持有房子的老人,如台北市多數有房子的都是老人,然原有房子可能已經老舊亦無相對應的福利設施,所以居民常期待是否可透過都更的方式來解決,但都更可能面臨時間長久與難以推動的問題,故建議考量是否可能有其他的方式來解決。此外,像長庚或潤福養生村,為何這種模式的銀髮住宅無法大量推廣?是否未來政府可以思考更好的土地提供機制,以增進政府與民間的合作動之可能性。

 

4.現在政府雖有規劃820萬戶社會住宅的政策目標,但實際上要蓋的僅有約12萬戶,佔台灣整體的住宅存量不到1.5%。此外,我們絕大多數是自有住宅,但存在房子很貴、設施很差、沒有電梯等等問題,加上社會氛圍常把所有社福設施都趕出住宅區,在這樣的情況下,如何在地老化? 故建議加入衛福部等部門一起討論。

 

5.以人口發展的趨勢來看,人口學者估計明年台灣人口就要開始減少,依照我們目前的推測,預計到2019年會需要大量的移民進入,到2029年的時候,台灣大概需要50萬的外來人口來加入我們的勞動力,這是我們高齡少子化現象下整體的一個人口發展趲勢。

 

6.以社會住宅的角度來看,可以從台灣家庭居在安排模式上的推估來看家戶的長期發展趨勢,未來兩個最重的部分就是夫妻共住與一人家戶,這是台灣未來發展最重要而且成長最快的居住型態。夫妻家戶大概就是老人及剛結婚還沒有小孩的年輕夫妻,但其中增長很大的是老人的夫妻家戶部分,可是這種類型的老人大約到7578歲就會有一個轉折,希望再回來跟子女同住。因此,如果從社會住宅的需求來看的話,我們可以預為因應這方面趨勢的發展。

 

7.目前我們面臨高齡少子的問題,有關少子化部分,年輕人因買不起房子,所以不敢生育,但根據一些相關調查,住在社會住宅裡的夫妻比住在非社會住宅的夫妻,其生育率約高20%,說明社會住宅對年輕人確實是有幫助的;另一個是在高齡化社會裡面,配合政府的長照2.0的相關推勳下、我們則可以參考兩種推動模式:一個是亞洲日本和新加坡的模式,日本跟新加坡強調的是在地照護,其措施為整合老人日間照顧與托幼照顧,其中新加坡的國民住宅是把老人與托育設施加入,讓老人也可以獲得與小孩的互動機會,對高者幫助很大;在歐洲方面則較強調的是青銀共居,因為很多老人有自己房子,但多為獨居或是沒有人可以照顧,所以如果他們可以跟年輕人住在一起,除了有人幫忙照看外,也可以跟年輕人有一些互動。

 

8.在高齡少子的發展下,我們可能需要大量外來人口的移入,而未來預計的移民政策是鼓勵這些專業人才可以有家庭的移入,因此,未來社會住宅是否可以搭配這些移入人口,進行相關的住宅規劃是值得思考的。

 

9.另有關安全的問題也應該帶入,用剛簡報中有一個很好的案例就是日本的防災措施,目前我們對於老人居住安全的防災方面做得是比較少,如果能對弱勢防災和弱勢的一些特殊安排應該是不錯的做法,這部分也許未來在公共設施的轉型上面,也可以多做一些著墨和加強。

 

10.日本在20年開始推動以房養老的措施、當初的老人把房子給了銀行,現在經過了20年,這項政策卻導致銀行累積太多房子,只能降低房價求的現象,所以台灣以房養老的措施以及在規劃的這些社會住宅跟福利設施時,建議也應事先做好相關考量與規劃。

 

11.對於社會面向需求為何?建議可參考日本的共同工作模式,日本無針對社會福利或是長照議題,他們都是以跨領域的共同工作模式進行,強調多職一起參與教育訓或討論,從中發現各領域觀察的重點或侷限,並透過彼此討論去整合出共識,所以今天我們討論的議題雖然看起來像是空間上的檢討,但還是與社會性相關,因此參考這樣的工作模式是有需要的,故有關空間的專業如何跟社政、衛政單位一起找出社福的需求,以這樣的方式可能可以更深入的探討。

 

12.以台灣的社會而言,特別是雙北地區,目前針對高齡化和社福議題面臨一個非常重要的瓶頸。目前在台北地區的相關福利機構正在快速萎縮減少,主要因為土地和租金成本高,加上台北相關法規的要求也越來越嚴格,甚至還有社區抗爭問題,所以台北的社福機構越來越少,這是一個危險的現象。因此,如何藉由政府這四年或八年的會住宅推動黃金時期,好好的來對這些社福性的設施做整體性的盤點和規劃是相當重要的。

 

13.事實上很多跨域或跨域資源的計畫是有一些可能性的,但這也非常麻煩,需要做很多要突破的地方,譬如法規或是操作面的部份。剛剛提到的日本案例,因為以房養老的政策卻導致現在日本銀行多了很多空屋出來,而當初我們在推社會住宅的時候,事實上也有觀察到這種社會住宅跟以房養老的政策在財務觀點上雖然是相互逆向的,但最後是可以結合在一起的方案,只是這在操作面確實非常複雜,可是如果在行政面上能有辦法克服,把以房養老和社會住宅做一個整體性的規劃,那可能到20年後我們可以同時促成此兩項政策,協助老人家庭並解決其老後的資金需求。

 

14.是否可透過公宅或社宅的方案來協助長者,如公宅或社宅來做為中繼,去做這樣的周轉。而這個挑戰性確實非常大,包括長者對陌生環境的一個壓力跟抗拒,加上操作面是非常不易的,所以建議可藉由一個小型的、先導型的實驗方案,讓政策變成比較靈活、比較多可能性的方式,在方案推動成功後據以宣傳與推廣。

 

15.現今對於社會住宅的討論好像主要是硬體部分,但對老人而言還是比較需要軟體的部分。在專業領域中,我們把老人大分為健康期、障礙期跟臥床期,以居住情形而言如果是住在自己家裡,健康期的老人基本上沒有限制,而目前社會住宅的規劃中有一部份是無障礙住宅,但等老人開始失能或失智時,不管是輕度還是中度,會開始需要服務住宅、照顧住宅等,理想上到臥床期都可以居住的就是終身住宅,但目前我們的社會住宅可能只能到照顧住宅階段,一個是一續性的體系,譬如住宅管理委員會就不能只是傳統的物業管理模式,這是一個很重要的關鍵;另一個關鍵,除了物業管理的跨業結合外,更重要的是如果今天是一個新興的社會住宅,高齡者不會僅在家裡活動,還需要到外面社區跟原本民眾有互動,所以當老人到了障礙期階段後,社區能不能提供足夠的設施?最基本的設施就是日照,如果可以進一步結合居家服務、送餐服務、交通接送等,這就是我們現在小規模多機能的概念,但問題在於公共設施、杜會住宅的場域如果沒有辦法規範劃設在社區裡,那就難以發揮這樣的效,也可能導致老人在障礙期就被提早送到機構,離開社區環境。所以在做公共設施或社會住宅的規劃上,是否可能把福利設施一併納入公共設施的檢討,這是一個可以考慮的重點。另一部分,若老年人真的有需求的話,在新興的住宅中是否可以規範提供一定的比例出來做福利設施,讓老年人可以在居住的地方去接受服務,但他的活動或資源還是在社區裡,也可以與家人在一起,這可能是未來可以討論的部分,而過往對比例規範的討論,大約以10%-15%是較合理的範圍。

 

16.我們現在在談的一些公共設施用地,像是廢校或閒置校舍等是否可以拿來做轉化,這有兩個要關鍵,第一個是在政府是否願意將這些場地拿來做福利設施;第二個是有沒有進行溝通和宣導,讓居民知道我們今天做的不是照護機構,換句話說,現在不是只有用地改變的問題,還有教育的需求,要讓大家能了解與接受這些福利設施之推勳。

 

17.目前我們認為的長照2.0是一個以住宅為中心,然後有居家、照顧、機構就是長照2.0,其實原版的概念是以社區為中心,然後有長照管理中心,但以住宅為主要核心。不過一個老年人無論是否失能或失智,絕對離不開醫療,所以社區中一定會放入醫療設施,高齡者可以自由來去,因此高齡者依然跟社區有連結,到不得已的情形下才送入機構,也就是說機構應該是最後一道防線。藉由長照服務產業的導入並跟異業連結,也就是一種社區營造的概念,當透過這樣的社區營造時,才會有就業的市場並帶動整個社區的基本營運,也可提供年輕人融入就業機會。

 

18.現在有一個三代同鄰的概念,現在老年人的住宅當中,一部分除了政府提供的社會住宅之外,其他的自有住宅中是否也可以透過這種互助的方式讓子女就近照顧,滿足生活需要或心理安慰等,這也符合現在社會福利推動目標。

 

19.有關社會福利設施不足的地方,建議可以考慮公有閒置建築的轉化,目前行政院公共工程委員會有在做列管,但都是針對較為大型的閒置建築,事實上很多市鄉鎮都有小規模的閒置空間,故可以考量長照機構是否能透過這些市鄉鎮的閒置空間來做補足,並由老人福利推動聯盟、私人或標案等方式去做經營與管理。


 
回首頁 管理者登入 網站地圖 計畫簡介 各縣市專案計畫進度 最新訊息 相關連結